1. 主页 > 说说 >

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 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01、一周前,马云当着一众金融大咖的面,直言“银行当铺思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将中国银行业扒了个底掉。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是蚂蚁金服上升呗暂缓。
 
随后连续三天舆论四起,大家纷纷吐槽蚂蚁的“普惠金融”是个伪概念,支付宝遭到官媒点名批评,还有银保监会官员将支付宝旗下的花呗、借呗、相互宝等产品拉出来捶打,直指支付宝“普而不惠”。
 
更大的风暴又来了,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贷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直击支付宝的命门。

 
毫不夸张的说,这份文件宣告了一个时代即将彻底结束!
 
02、新规有多严厉,竟值得如此大张旗鼓?
 
四大巨变,条条都奔着支付宝而来:
 
1、网络小贷要实行属地经营,跨省经营需要批准。
 
助贷是蚂蚁的盈利核心,而背后支撑这个核心运转的就是两大小贷公司,一个是借呗的主体“蚂蚁商城小贷”,另一个是花呗的主体“蚂蚁小微小贷”,都在重庆注册,并在全国开展业务。
 
但以后除了重庆之外,其他地区的业务开展需要重新申请,届时能否获批、获准经营的地区范围都成了未知数。
 
2、网络小贷通过银行等非标准化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ABS)等标准化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净资产的4倍。
 
我们如今能在淘宝、天猫上放肆的剁手,下个月再还,手头紧张还可以从支付宝上随时借点来应急,靠的就是支付宝从银行或利用ABS融来的钱。特别是ABS融资,因为这个方式没有次数限制,蚂蚁在三年的时间内循环融资了40多次,将原本30亿的资本金滚成了3000多亿的规模。

 
但如果加上5倍的杠杆上限,按照支付宝两家小贷公司160亿的资本家来算,能放贷的规模只有800亿,结果只有两个:支付宝要么大幅提高资本金,要么大幅降低放贷规模。
 
3、单笔联合贷款中,网络小贷的经营方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这意味着支付宝用自己手上的小钱撬动银行大钱的玩法失效了。
 
4、对单个自然人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30万,或其最近3年年收入的1/3,取其中较低者为最高限额。对法人或其他组织的贷款余额,不能超过100万。
 
看似是对借款人提出了限额和资质要求,实际上等于给支付宝的放贷规模设定了一个天花板。
 
通过蚂蚁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更能直观的看到新规的杀伤力有多大。
 
今年上半年,蚂蚁的信贷余额高达2.15万亿,其中消费贷款1.73万亿,小微贷款4217亿。而蚂蚁的自有资金放贷余额仅占约2%,即430亿左右。
 
按照新规的要求,蚂蚁想维持这个放贷规模,得将资本金补充到惊人的6450亿,或者是将规模压缩到3010亿,只有目前规模的14%。
 
不管选择哪条路,对蚂蚁来说都是肉疼,多年来依靠自身创新矗立在金融科技前沿的支付宝,终于被套上了层层枷锁,没有吸储的命,却得随了银行的管。
 
03、2004年,马云建立支付宝,然后孵化出余额宝、招财宝和网商银行。于此之时蚂蚁的雏形便慢慢形成,下一步的规划便是慢慢的为这个庞然大物“输送养料”。
 
从2015年开始,马云为蚂蚁筹划了好几轮的融资安排,引入了包括社保基金、中投、中国人寿、太平洋保险、中金旗下私募基金、云锋旗下私募基金等多个战略投资者。
 
与其说是引入战投,不如说是马云发出的一场盛大的狂欢派对的邀请函。
 
尤其是社保基金与中投公司的进入,让蚂蚁不再仅仅是一个创业公司。社保基金是全中国人民的养老金,而中投管理的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他们的介入,无疑是把创业之初的蚂蚁,早早地绑在了国家利益的战车上。
 
战车的前方,一系列障碍都主动地退散了。
 
从首次递交上市申请,到成功过会同意发行,蚂蚁只用了不到30天,速度快得让人嫉妒。
 
即便蚂蚁通过旗下支付宝去销售IPO的战略配售基金,这种明显存在利益冲突的争议行为,好像也并没有在它的上市路途中泛起多大波澜。
 
这注定是一场不能输也不可能输的游戏。
 
没有什么游戏是不能输的,如果有的话,那门票必定掌握在那些有实力、有背景的真正的玩家手里。
 
蚂蚁早期的投资者,都是马云“邀请”进来的,进入越早,获利空间越大。分析这些投资人的背景,我们可以得出马云在资本世界的独特谱系。
 
为了便于分析,我把这些战略股东重新排了序,并用不同的色块加以区分。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那支叫北京京管投资中心的私募,虽然它的GP上海天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极力隐藏了自己的背景。但还是很容易调查出,这支私募真正的管理人:博裕资本。
 
由此,股东阵营变得非常清晰明了。除去那些肉眼可见的东西,重点应该关注这四大阵营——中金系,博裕系,春华系和云锋系。
 
这些平台作为私募基金管理者,各自承担了为幕后投资人搭建投资架构的任务,当然,随着蚂蚁的上市成功,他们自己也可以分一杯羹。
 
没有哪一张邀请函是无意义的,这其中大有学问。甚至可以看出马云的一丝微妙心机,比如引入央视做股东。
 
比起在央视投几百万几千万的广告,这种“你来当我股东,我让你赚几十亿”的互惠模式,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赴一场资本盛宴,有着利益分配的先后次序。企业内部合伙人、早期投资者、后期跟投者、期权分享者、IPO打新者、后期接盘者,大概可以分别对应为吃肉、啃骨头、喝汤、舔一下碗、闻一个味儿,最后赴会的人,什么都没捞着还要给他们洗盘子。
 
市场的过度追捧导致了市值的畸高,也让早期进入的吃肉者喜不自禁,蚂蚁总部更是一片欢腾,到处弥漫着财务自由的空气,之江楼市应声而涨。归根到底,蚂蚁金服只有一个。错过这个,很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你一定不认识黄蓉萍。
 
由中金旗下公司负责管理的置付(上海)投资中心,是蚂蚁的第五大股东。黄蓉萍是这支私募引入的第一个自然人LP。
 
随着蚂蚁的上市,这种早期的股份散发出浓郁的幽香,将为这位黄女士带来数亿元的收益。
 
黄蓉萍是肖风的夫人。作为博时基金的创始者,肖风在这家资格最老的公募基金的管理岗位上工作了13年。
 
离开博时后,他担任了万向集团的副董事长,负责万向的金融板块。他还兼任了浙商基金的董事长。
 
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肖风在人民银行深圳分行以及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都担任过重要角色,他是金融界的资深元老。
 
肖风目前的兴趣在区块链,从公募大佬到币圈教父,华丽转身之后,与马云多有交集。

 
肖风自己并没有出现在蚂蚁股东名单里。我其实并不理解,大佬在忌讳什么。但这并不妨碍肖风加入到马云的派对,尽管戴着面具。
 
在蚂蚁的背后,像这样的影子股东,实在太多了。
 
胡祖六的春华资本,在股权上其实是他的妹妹胡元满所持有。所以,即便春华资本旗下多支基金战略投资了蚂蚁,但胡祖六照样做着蚂蚁集团的“独立董事”,一点都没有违和感。
 
胡祖六曾是马云的恩人。马云最早的伯乐其实并非软银,尽管他不断重复着如何用6分钟说服孙正义的励志故事。
 
马云获得的最初的投资,其实是1999年,来自高盛。
 
那笔400万美元的资金帮助马云度过了起步的艰难期。胡祖六当时是高盛亚洲的负责人。
 
著名演员赵薇,也没有直接投资蚂蚁,但是她的母亲魏启颖是云锋旗下基金的合伙人,蚂蚁上市后,魏启颖的收益可能接近10位数。
 
几年前,借助明天系的资金支持,赵薇、黄有龙夫妇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最终在万家文化的并购中摔了跟头,证监会对赵薇、黄有龙处以禁入证券市场五年的处罚。
 
这个处罚并没有结束,但似乎并不妨碍赵薇从证券市场赚到钱。在监管的眼皮子底下反复横跳,你又能如之奈何?
 
刘广霞是朱保国的妻子,王育莲是虞锋的母亲,张真是张幼才的女儿,沈军燕是沈国军的妹妹,江伟强是江南春的父亲……分析蚂蚁背后的股东,犹如调查这些名流的家谱,真是一种别样的收获。
 
马云喜欢功夫。
 
他曾出钱拍了一部叫《功守道》的微电影,影片中,他与国内外最顶尖的功夫巨星过招,丝毫不落下风。李连杰就是交手的对象之一。
 
马云毫不掩饰自己对太极文化的推崇,他与李连杰合作成立了一家名叫太极禅的文化推广公司。
 
李连杰自己并没有参与对蚂蚁的投资。但是云锋旗下多支基金都有一个合伙人:天津佳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种种隐秘的关联指向了李连杰的老婆利智。
 
马云喜欢画画。几年前,马云曾和油画大师曾梵志合作了一幅《桃花源》,在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会上,这幅画以130万港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4220万港元的天价成交。
 
就在前不久,马云在武汉参加活动时,还在阎志旗下的艺术书店画了一幅画,名为《为武汉而作》,曾梵志也在现场。
 
曾梵志并没有直接投资蚂蚁。但是在云锋投资蚂蚁的合伙人中,有一个叫何利军的人。他是曾梵志早期在湖北美术学院的同学,与曾梵志合伙开了多家公司。
 
到此为止,蚂蚁这个庞然大物背后的资本已经梳理的八九不离十,但即使如此一些隐性的资本我们依旧很难查询,但从上所述,我们应该可以明白,这次关于暂停蚂蚁金服两地同时上市的计划,到底是事出偶然,还是意料之中。
 
04、但又一点我们可以肯定,这场监管自上而下的巨大变革,不一定就是坏事。
 
这么多年来,全社会被鼓吹的“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的畸形消费观念,是时候改变了。
 
无数人身陷其中的拆东墙补西墙游戏,也该想想怎样早日上岸了,而不是想方设法借更多的钱补窟窿。
 
看到支付宝被监管新规重锤,前几天被马云扒掉遮羞布的银行人,纷纷在朋友圈弹冠相庆。
 
还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马云的金融帝国开始破碎了”。殊不知,马云从来就没有想过什么帝国,而是国家有需要,就随时献上。
 
16年前,为了开拓支付宝项目,马云对下属说的话是“如果需要坐牢,我去”!因为金融创新在任何国家,都是需要冒险的。
 
今天,支付宝的遭遇一语成谶,但支付宝的暂时落难,正说明了他们还有更大的改进空间。
 
支付宝被迫同银行走的更近,也许只是塞翁失马。
 
但人民网发声: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 。其中的道理自然不容分说。
 
要想走的快,就一个人走;
 
要想走的远,就一群人走;
 
认知改变命运,圈层决定命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380628838@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ycshg.com/shuoshuo/1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