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热点 >

怎么说呢:湖南公务员自首式举报拿超20万工资

【公务员自首式举报拿超20万工资】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政界中,陈景云无疑是不受待见的刺头。
 
我没上班吃空饷13年了。近日,59岁的陈景云再次实名举报自己。他曾担任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纪委书记兼人大联络组组长、街道办事处党组成员。
 
 


 
 
他好像来打了卡的。9月3日,七里店街道办的相关工作人员给出这样的回复。
 
陈景云一直在上班,没有离岗。前段时间他还给我们发了短信还说了些事情记者致电零陵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也得到了类似的答复。
 
早在2014年,陈景云就被媒体密集关注,掀起社会对吃空饷问题的热议。如今沉寂6年后,陈景云又翻旧账,再次高调举报,原因为何?
 
在很多人眼里,陈景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类。他是体制内公务员,却执着于举报政府部门。他每月不上班领工资,却年复一年自曝自己吃空饷,想要吸引更多关注。从2007年至今,13年的时间里,他死磕一件事:举报自己和当地部分干部一起吃空饷。
 
9月2日,59岁的陈景云接受封面新闻的采访,聊了他豁出去的人生,他的举报之路,以及他对未来的担忧。
 
陈景云到底有没有上班?这似乎是一个谜。
 
我今年一次上班卡都没有打,可调查。9月2日,陈景云对封面新闻记者坚称,他没有上班,一直在吃政府财政的空饷。
 
9月3日上午,记者致电陈景云的工作单位——永州市零陵区七里店街道办事处,询问陈景云的在岗情况。他好像来打了卡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陈景云在六大战役三大品牌组,应该是上了班的。同时,该工作人员也证实,上班每天早上需指纹打卡。如果他来上班,肯定有打卡记录。
 
我再核实一下,他给你们说了这个事情,没给我们反映这个问题啊,他说自己现在还是吃空饷,没有这个情况。零陵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其再核实一下情况再给记者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没有收到相关的回复。
 
当事人向媒体自首式爆料,与用人单位各执一词。陈景云到底有没有去上班?他们会强调我一直上班。如调查出我没打卡(记录)后,他们也许会说,我住院了,我生病要在家里休息,或说我要照顾儿子等对于用人单位的回应,陈景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街道办事处纪委书记要我从明天开始去打卡。 9月3日下午,陈景云被街道办约谈后,他告诉记者,他9月4日将去街道办打上班卡。这是他今年第一次打卡。
 
按照陈景云的说法,他不上班,工资照领。
 
2007年到2014年期间,我没有上班,但拿了20多万元工资。陈景云说,现在他工资高一点了,每个月能拿5千多元。他愿意把自己45岁到现在吃的空饷钱都退给政府。
 
为何是45岁?这一切还得源自陈景云45岁时与当地组织部部长的一次谈话。
 
至今他依然能回忆起谈话内容:你的表现非常优秀,工作成绩非常突出,大家对你反映也非常好这次谈话后,他的身份成为一名改非干部,正式加入到当地吃空饷的大军中。
 
什么是改非?改非即领导职务改为非领导职务。1993年公布的《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根据公务员是否承担领导职责的标准,将公务员分为领导职务与非领导职务。2006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继续延用了这个规定。
 
根据新修订公务员法,过去的非领导职务表述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职务与职级并行的运行模式,将非领导职务改造为职级,明确综合管理类公务员职级序列由高至低依次为:一级巡视员、二级巡视员、一级调研员、二级调研员、三级调研员、四级调研员、一级主任科员、二级主任科员、三级主任科员、四级主任科员、一级科员、二级科员,改革成果被法律巩固下来。
 
我现在是四级调研员。陈景云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根据相关政策,他正科满15年,解决了副处、四级调研员待遇。
 
陈景云的自首行为并非首次。
 
早在2014年,陈景云就火了一把。当年,他自爆自己吃了7年空饷,诈骗国家20多万元,将矛头直指永州市零陵区的部分基层官员吃空饷问题,引发全国媒体关注。陈景云接受了各大媒体采访。
 
如今在网络上搜索,依然能找到陈景云的各种实名举报信。在天涯社区中,陈景云于2014年6月9日上午8点31分注册了账号,当天就发表了5篇帖子,可见他对举报一事准备充分。他前后一共发表了10篇帖子。其中被媒体广泛提及的有两篇:《一个来自基层干部的自我忏悔》、《只要能把贪官送进监狱,我愿意首先进监狱》。
 
实际上,早在2013年3月9日,陈景云就在网络上发帖,列举了十七条零陵区存在的腐败问题。他称近几年来,实名举报零陵区的腐败问题后,不仅腐败分子没有被查处,反而却遭受了疯狂的报复
 
2014年6月,他网络公开实名举报永州市零陵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变了味,是政绩化妆品。 2015年,他再次在网络实名公开举报,其单位2名一般干部吃空饷且对自己打击报复。2019年,他又举报零陵区朝阳办事处部分公职人员吃空饷
 
陈景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死磕吃空饷这件事,仿佛把自己的人生豁出去了,成了举报专业户。
 
这背后的原因为何?陈景云在微信上回复封面新闻记者,一是我向组织和媒体反映的吃空饷问题,零陵区不用事实来回答问题;二是我举报后一次在大街上被人殴打,一次家里被砸,报案后至今案子未破,我担心哪天我和家人是否会出更大的问题六是我现在重病,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如果我反映的问题没有一个说法,我死后,别人对我举报的动机会众说纷纭,甚至有人会污蔑诽谤我
 
我很伤心!我到底错了什么!领导和一些吃空饷的人员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想不通!陈景云说,从2014年来,由于问题没有解决,打击报复没有处理,他总是担惊受怕地过日子,时时刻刻担心会飞来横祸,因此,病也多了,人也老了,晚上常常泪流满面,不知道现在和将来怎么办。
 
儿子,是陈景云最为担心的人,也或许是他沉寂6年,再次选择高调举报的原因之一。
 
陈景云曾发过一篇帖子《永州的领导啊我和儿子已无法活下去了》,提到重度精神病儿子陈顺斌。儿子是陈景云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离婚后,他与再婚育有一女。根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陈景云的再婚日子过得相对平静,他也暂时放弃了对吃空饷的举报。不过由于长子的问题,住在妻子家的陈景云最终被赶出了家门。无奈之下,陈景云搬进一套由办事处为他寻找的保障性廉租房临时安身。在这,陈景云又开始专注于上访举报有关当地干部吃空饷的问题。
 
很多人不理解陈景云。有人说他是神经病,是千年不遇的奇葩,说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更有人质疑他靠上访发财。
 
有质疑,也有声援。陈先生的上述言论,我想绝非空穴来风这些网友们的回复,至今依然可以查看到。
 
我们也不喜欢他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陈景云的弟弟陈景芝说,哥哥对这件事很较劲,但作为家人,他们也不希望哥哥总是搞这件事,多多少少会对家人的生活造成影响。对于哥哥是一个怎样的人,陈景芝说,这个我也不好说。
 
或许是疲了倦了,2014年9月,陈景云也曾发声:再也不想举报了。当时,他面对《新闻晨报》的采访时,他说觉得有些累了。我尽到了我该做的,关于政府工作人员吃空饷的事总有一天会得到处理。
 
如今,时间再次改变陈景云的想法。
 
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处理结果,您才觉得满意?记者问他。他说,希望我反映的问题能得到处理和答复,我被殴打、家里被砸的案子能破。不再发生报复事件。
 
记者:您持续举报,是否会对您的社交关系造成影响,在零陵区还有朋友吗?
 
陈景云:朋友也有,但是有一些怕连累的人不想跟我接触了,毕竟我影响他的仕途和提拔,但是有一些退下来、退休的愿意和我接触。还有一些向我反映问题的,偶尔碰到我,他不愿意直接找我,也不愿意给我打电话,他知道我在哪里走路,碰到我了,给我打个招呼,说一些人的情况。他说还是支持我的,觉得我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他们很多人也是害怕的。
 
记者:您现在最担心的是您儿子吗?以后希望怎么安排儿子?
 
陈景云:我欠儿子的太多了。我现在有很多病,我最怕我突然死了,儿子没人管,他也会死在家里。我想有什么福利机构能够收留他,我死了也能安心一些。我也愿意拿一部分钱,把他安排好。儿子曾经好几次跑不出找不到人,如果我不认真找,他早死在外面了。我有时候觉得他突然死了也好,但我良心上过不去,我会更难过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嘛。他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是有责任的,我很忏悔。
 
记者:您这样持续举报吃空饷的问题,您不怕失去现在所有的收入吗?一旦没有收入,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陈景云:他停我的话要给个理由吧,给我一个书面答复。如果我私自吃空饷,按照道理早就被开除了。零陵区不止我一个人(吃空饷)。我可能一个月应该有七八千块钱,但是今年没发这么多,我每个月都拿到五千多块钱。六月份五千多好像发了的,但是其他的钱没领到。如果他们下文给我,我愿意带头,把这个钱退给国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380628838@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ycshg.com/redian/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