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故事 >

细品村里不走单口人

小编点评:首先对于这个标题《村里不走单口人》来说,这个标题的概述是不存在夸张的。在2000年前之前,每个村里每年走2个人甚至更多是很正常的。2000年之后,农村的医疗饮食经济各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因此,当下的农村老年人的平均寿命也是75左右了,下面一起来品读下这两位老人心里曲折离奇最后释然的故事吧!
        有一个村庄,老辈子传下来一种说法:村里不走单口人。
    走就是死的意思,当地风俗,人死不说死,说走。一年里头,小村里要么不走人,要么就走两个。据年纪最大的赵六爷和钱七爷回忆'打他们记事起就如此。再往上查,他们的父亲和爷爷也都这么说。
        尽管有人不相信这种说法,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那年刚开春'二娃的爷爷得病走后,村里没有哪一个人特别年老或病弱,人们都以为那一年会破例,可谁也没有料到,到了秋收时节,壮壮实实的黑丑爹却突然被牛抵丢了命。又一年夏天,好妮的嫂子掉进水塘里淹死了,一直到当年的腊月三十,村里没再走人,大伙儿都暗暗庆幸,说这一年非走单口不可了,哪知道大年三十晚上,财旺的叔正高高兴兴吃饺子,却一头栽倒没了气,只差几个钟头没翻过年。你说神不神?
这种说法一直传到九十年代某一年春季的一天。村里的二奶奶突然走了,二奶奶一走,村里人谁都相信,这就预兆着村子里当年还要走一个人。走谁呢?人人都在诚惶诚恐地猜测。猜过来,猜过去,人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赵六爷和钱七爷。
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赵六爷和钱七爷今年都已七十有三,何况赵六爷长年胃不好,人瘦得一股风就能吹起来,钱七爷有哮喘病,一入冬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人们口里不说,心里都一致认定:下一个目标,不是赵六爷就是钱七爷。
人们嘴上不说,不等于这两个老头儿自己不知道。其实,他们两个早在肚子里琢磨几十遍了,最后得出的结论也大同小异:今年怕是熬不过去了!不过,根据老辈子传下来的说法,他们两个人中只能是走   一个留一个。要么赵六爷走,钱七爷继续过他的日子;要么钱七作古,赵六爷继续生他的胃病。谁会走呢?
        好不容易盼来了好年景,真要走了实在可惜。于是,在这关系生死存亡的大问题上,原先挺不错的一对哥儿们闹翻了脸。
      这天,钱七爷一大早就起了床,在村里散步。最近,他非常注意锻炼身体,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经过赵六爷家门前时,还故意咳嗽了几声,把声音提高了四五度。
赵六爷早就起来了,一听这声音心里就犯嘀咕:这个老滑头,阎王都朝他招手了,还不想走呀?他这么想活,那不就盼我走吗?哼,我偏不走!
赵六爷朝着门外大声嚷嚷:嗨呀,城里的医生就是不一样,给的药特有效!原来,赵六爷家是村里的富户,最近,赵六爷特地采取措施给自己健身:第一加强营养,第二遍访名医。
两个老头儿以前在街上碰见了,老远就打招呼,一杆烟袋轮着吸,如今你看,成了冤家。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意外,相信他俩会继续较劲。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那天夜里,赵六爷刚刚入睡,咚咚一阵敲门声把他惊醒,开门一看,是钱七爷的邻居二大娘,抱着钱七爷的孙子踉踉跄跄进了屋。原来钱七爷和儿子一家原本日子过得和和睦睦,两年前儿子南下去打工,就此杳无音信,儿媳眼见自己丈夫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昨天晚上留下五岁的儿子和一封信,悄悄离家出走了。
      今天钱七爷一大早出门散步健身,还不知道家里出了事,一直到散步回家,见孙子一个人坐在门口台阶上哭,一下傻了眼。儿媳在信上说,她去南方寻丈夫,儿子就托钱七爷照顾了。儿媳到底什么心思'钱七爷猜不透,只是看着孙子哭肿的眼睛,听着那嘶哑的声音,他又着急又心痛,一整天,他老泪纵横地抱着孙子呆呆地坐在村头大槐树下,望着村前的大路出神。
晚上’钱七爷就病倒了,倒在床上半天喘不过气来,要不是孙子的哭声引来隔壁的二大娘,说不定人就走了。

       钱七爷需要马上送医院抢救,可二大娘刚才敲了五六家的门,没为钱七爷借到多少钱,情急之下便想起了富裕的赵六爷。二大娘含着泪说:可怜可怜这个没了爹娘的孩子吧!赵六爷倒吸一口凉气,刚要转身,忽地又停住了脚步,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唉,原本倒是有几个钱的,可这阵子都被我扔进药锅里了,眼下实在是两手空空,你不如再到别家看看吧。
打发走二大娘,赵六爷再也睡不着了。他先是兴奋:等姓钱的一闭上眼,自己就消了灾,大难不死,没准还有后福呢。可接着他又心跳起来:钱七爷的儿子下落不明,儿媳又外出寻夫,撇下一老一小已经够可怜了,如果老的再撒手西去,剩下五岁的孩子怎么办?即使有朝一日他儿子、儿媳回来了,也再没有昔日完整的家了。自己箱子底明明存着一笔刚卖掉牛的钱,怎么就不肯去救救他呢?
他越想越不对头:我真是昏了头了!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赶紧叫醒儿子,让他把钱给二大娘送过去。

钱七爷得救了。得救后的钱七爷天天抱着孙子站在村头大槐树下,望着村前的公路发呆。
赵六爷断定:自己非人土不可了,因为村里不走单口人呀。他吩咐儿子准备寿衣,并且坚决不再吃药了,他躺在床上数日子,计算自己下世的时间。
秋季过完了,迎来了冬天,眼看进入了腊月,赵六爷还活着,到过罢腊月二十三小年,仍不见他家有办丧事的样子。村里人都窃窃私语:怕是要学财旺的叔吧!
一直到了第二年的大年初一,在热闹的鞭炮声中,孙子、孙女还给赵六爷拜年呢!
人们闹不明白,老辈子传下来的说法,到了赵六爷那儿咋就不灵了呢?
就连赵六爷自己也纳闷:怕走的时候整天被走撵着,后来索性准备走了,阎王偏偏又没影了。
人们在猜测中,慢慢琢磨出一些道道来,并且,相信迷信的和不相信迷信的竟然达成了共识。他们一致认为:赵六爷和钱七爷本来是要走一个的,可是,钱七爷因家里出了事,有个小孙子缠着,便不能离去;赵六爷在关键时刻把生让给了别人,积了大德,便也留了下来。
后来,两个老头子成了老铁哥儿,隔几天,钱七爷去看看赵六爷,再隔几天,赵六爷去瞧瞧钱七爷。
再后来,钱七爷的儿子和儿媳突然奇迹般地回来了。原来,儿子外出打工受了骗,没赚到钱,自觉没脸面回家,一直在外漂泊,好容易才找到一份如意的工作;儿媳去到南方,顺藤摸瓜,寻了好多日子,终于找到了丈夫,夫妻两人一起返回了家乡。
一家四口团圆了,又开始了和睦的生活。

赵六爷和钱七爷仍然活着。有人说,他们躲过了七十三岁这一劫难,就至少能活到八十四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380628838@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ycshg.com/gushi/180.html